韦德国际|韦德国际网址|韦德国际官网

两样荣光,无根的探究

2019-09-23 作者:韦德国际官网   |   浏览(158)

何宝荣在地球的另一边,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小房子里等着那个从前等他的人,绝望丝丝入扣。

从春光再现里终于知道,原来张国荣才是黎耀辉,梁朝伟才是何宝荣,为了让彼此不会忘记,他们交换了名字,可是尽管如此,不安分的黎耀辉还是离开。原来黎耀辉何宝荣中间还有一个女人,她默默的爱着黎耀辉,并追随他来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而张震也喜欢上了这个沉默如风的女子。可是导演最终没有让她出现在正本中。只留下三个男人的故事,留下了一个关于寻找和回归的故事。

    何宝wing——你今天见到了何宝荣?
    何宝wing——他告诉你了?
    何宝wing——你为什么不驱逐他出去?
    何宝wing——我怕我会失去黎耀辉。驱逐何宝荣并不难,因为他根本无心破坏你们。但是既然他拒绝离开,可能他也喜欢黎耀辉,如果是的话,喜欢他到什么程度?
    何宝wing——他要黎耀辉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何宝wing——那他真的喜欢黎耀辉。
    何宝wing——可惜是他一手破坏了我和黎耀辉,所以我一定要驱逐他出去。
    何宝wing——那他不是很伤心?
    何宝wing——就让他伤心去吧!既然我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找一个人陪我。我就是要他和我一样,尝尝得不到一个人的滋味。
    何宝wing——那你倒真算残忍。你不怕他死吗?
    何宝wing——我就是想他死!咦……为什么你会跟我说这些话!
    何宝wing——何宝荣对我说的话,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你要驱逐一个人出自己体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你自己。但是我不可以这样做,如果我杀了我自己,我驱逐他还有什么意义呢?对不对?

   看盛夏光年,看霸王别姬,都没有找到这样的感觉。

何宝荣洒脱、不羁,又像孩子一样的单纯,他可以为黎耀辉送一块手表被打得头破血流,可以缠着让黎耀辉修坏了的电视机,也可以让发烧卧病在床的黎耀辉裹着被子起来给自己做饭。两人最幸福的日子,莫过于何宝荣双手受伤的时候,一个在家里养伤,一个在外面拼命挣钱,他为他煲汤,喂他吃饭,为他擦洗身体,为他点烟。也只是在那个时候何荣宝才真正的属于黎耀辉,可是他终归耐不住寂寞,他总归还是要留开,黎耀辉的痴情留不住他的心。黎耀辉也知道他迟早会离开,所以早上走之前总是默默地看着熟睡的何宝荣,因为他不知道回来后还看不看得到,终于一天当他回来时,潮湿的房间里只剩下沙沙作响的黑白电视,他又一次抛弃了他。

    何宝荣——你把何宝wing藏到哪里去了?
    何宝荣——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收留了他?
    何宝荣——我知道他曾经来找过你,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了。
    何宝荣——有天晚上他来找我,他说他想驱逐我,求我离开他,后来他就走了。他不是回家了吗?
    何宝荣——你跟他无冤无仇,无缘无故他为什么要赶你走?
    何宝荣——好像说,因为我破坏了他和黎耀辉的幸福。
    何宝荣——笑话!黎耀辉要是喜欢他的话,为什么要离开他?而且如果不是你,黎耀辉也许根本不会随他一起去阿根廷。

他肆无忌惮的从他身上汲取,于是黎耀辉一个人去了本该两个人去的地方,他让水淋湿自己,想让身体上的冰冷麻木自己的心,然后他走了。

王家卫的电影似乎永远是潮湿的地面,逼仄的楼梯,昏黄的灯光,阴暗的房间,和几个迷茫寂寞的灵魂。 看他的电影,总是很迷茫,似是而非,就如读同一首诗词,绝少叙事,只有一个个并不连贯的意象,观者只能从导演营造出的一个个的环境和演员的表情中去体会和揣摩电影的思想。这种感觉如同在水中的倒影,美得凄迷摇曳,又有些许模糊。人都说王家卫的电影其实都是在讲同一个主题,那就是找寻,可是那种无根的感觉,那种寂寞,寥落,总是能拨弄观众内心深处最敏感的心弦,让你为之一动,也许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说不清楚的寂寞,也都渴望找寻曾经失落过的某些东西。

    像个不讲道理的小孩,明明是自己没道理,偏偏还一脸的无辜。

我以为两个人错过了便是错过了,也许刻骨铭心,却不会再回头,黎耀辉回到了起点,身边嘈杂温暖,他笑,一切仿佛是个圈,他又回到了与他相识之前,只是眼里依稀可辨那个人的影子。

这次黎耀辉愤怒了:“次次你说要来就来,要扯就扯,我一声都没出过。但我想不会再有下次了。点解我要做不开心的那个,而你说走就走?其实我也行的。我不舍得罢了。现在我想换一次。……我走先。”,于是我们在春光再现里看到电影的另一个结局,桌面上,半块位未削完皮的苹果,一双枯黄的手,鲜血在桌布上蔓延,铺陈如花。何宝荣再次归来,敲门,一张陌生的女人的脸,他问,黎耀辉最近还好吧?她说,你不知道他已经死了么? 何宝荣蜷缩在楼梯里哀戚,像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他的港湾已经不再。其实比起电影里的结局我更中意这个,这样残忍的死去也去更凄美,悲剧就是把最美的东西撕毁给人看。

    更致命的还在于——
    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
    延续不容易。
    春光乍泄之后,爱要怎样延续——从这一点来说,何宝荣也许要比黎耀辉更看重这段感情,因为过于重视,反而无法逼视,永远在若即若离间寻找着他的,审视爱的安全距离。

也许是春光对白少,沉默总是比语言更有力量,更何论是用生命在表演的两个人。

何宝荣和黎耀辉两个同性的恋人,因为灯罩上一个漂亮的瀑布,决定一起去阿根廷看看那个大瀑布。何宝荣,一个复活在阿根廷的阿飞,他就像一个贪玩而时常忘记回家的小鸟,而黎耀辉则是他狂欢之后温暖的港湾。何宝荣耐不住寂寞,他不愿意为某些人而停留而失去自由,黎耀辉却渴望一种宁静的生活,他只希望自己的爱人能留在自己身边。影片中从阿根廷来到台湾的黎耀辉,看到张震的父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那么洒脱出走,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家在随时等候,而对于何宝荣来说又何尝不是,他之所以一次次的离开,只因为在他心里也有一个永远的港湾,那就是黎耀辉。可是,黎耀辉终于也选择了离开,留下失落的何宝荣独自在他曾经住过的小屋里徘徊等待。他回到香港重新来过,可是却不再跟何宝荣重新来过。“重新来过”,这句话对于一个喜欢何宝荣的黎耀辉来说真的很有杀伤力,何宝荣一次次的离开,又一次次凭着这句话回到黎耀辉的身边,说到底黎耀辉太爱他了。

    越是期待越是美丽,来让这夜春光代替……
    等的过程太美好,等着等着,我竟忘记了自己究竟在等什么。

何宝荣回来了,终归是迟了。

看着春光再现中剧组为张国荣庆祝生日的画面,张国荣的笑容依然依旧,然物是人非,斯人已去,也许远在天国他也会重新来过吧。  

    某:有些人在他身边的人离开之后,才会发现离开的人是自己的最爱。也许何宝荣就是这种人。
    布布:他不是!
    某:为什么那么肯定。
    布布:因为在黎耀辉离开之前何宝荣已经知道他是自己的最爱。

假使许多年之后他们再次相遇,何宝荣也再说不出那句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然而那个扑街并没有就此放过他。
    小旅馆的门边,天真与邪恶,交织成放荡之火,喧腾起来,烧毁半边夜色,燃出一片春光。

有些话不说,便是百转千回,不复当初。何宝荣的放纵任性,因为他以为黎耀辉会一直等他,有恃无恐,反复无常。

    不是没有想过要farewell,只是,当那个小孩带着一脸一手的血重又站到门边……
    除了让他继续在自己的怀中沉落,别无他法。

黑白交替,像黎耀辉忽明忽暗的心境,像何宝荣忽然的转身离开或者靠近。

    可是终于,黎耀辉是厌倦了。
    离离合合我已觉讨厌,只想爱得自然。

黎耀辉这样爱,这样想要两个人细水长流的安静,他是他受伤时的港湾,他是他暗地里的太阳。

    你说的放荡不堪,原来只是我的不勇敢,爱若要还给别人,宁可爱过就不要再管……
    掠过的车站……
    远远的温暖……
    记忆的片段……
    疲惫的辗转……

也许是因为春光里没有女人,所以就更加纯粹。

    电话中忍不住的泪,窗外飘着陌生的雪……
    想念令人胆怯,心要挣扎着勇敢面对。

    再绝望再冷夜晚,我知道为了爱,你会等待,你会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做同一个梦。
    梦里,那个人又回来了,他载着我,我们一起沿着辽阔的异国公路,驶向伊瓦苏……

    他们曾经约好一起去伊瓦苏,结果黎耀辉一个人观览了瀑布,没有叫上宿醉的何宝荣。

    于是那一夜,在何宝荣驻守的小房间里,上演了一些不寻常的事——

    —— 一个人不敢直面感情,或多或少就会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其实何宝荣、何宝wing,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个身份,在这两个身份后面,躲藏着一个受了伤的人。

    黎耀辉走了之后,何宝荣一个人回到他们曾经一起居住过的小房间,殷殷地等着他回来。

    有一夜我突然发现,我是个多想回家的人,能够在你的想念,有着日日夜夜的牵连……
    春天的溶雪……
    沉默的誓言……
    相拥的街边……
    陌生的语言……

    风,吹过凌晨三点公路,人试着不相信孤独……
    相爱的温度,灼伤了不懂得保持距离的真爱。

    黎耀辉无法驾驭何宝荣的爱火,何宝荣自己,同样无法驾驭。
    黎耀辉只求何宝荣的爱火烧得更旺盛些,将来可以放到壁炉里,让家庭变得更温暖。
    但是何宝荣却深深地知道,他蔓肆的火苗,只会将这个家焚毁。

    黎耀辉,不如我地由头来过——
    一种春色,两样荣光。

    你以目光感受,浪漫宁静宇宙,总不及两手,轻轻满身漫游。

    那一夜过得特别长,因为我好像同时在跟两个人在说话。后来,我再也分不清我是何宝荣,还是何宝wing。

    其实他只是一个习惯于使坏的孩子,一直企图用自己的坏,换得他的愈加宠爱……但是他没想到他的王子会厌倦那朵玫瑰的小花招。
    他比他想象的要决绝。

    一千零一世之后,也许我们仍有机会,互相安慰。

    有一夜突然发现,我不过是个流浪的人,所谓回家的温暖,只是回忆飘过的短发……
    暗暗的伤痕……
    宿醉的温存……
    夜夜的情人……
    慢慢的变冷……

    何宝荣——何宝wing是不是来找过你?
    何宝wing——不错。
    何宝荣——不要相信他的话,否则你同样得不到黎耀辉。
    何宝wing——你倒挺关心黎耀辉的嘛。
    何宝荣——他是我唯一的爱,我只不过想拥有他。何宝wing来找你做什么?
    何宝wing——他叫我放逐一个人,名字叫何宝荣。
    何宝荣——你以为放逐了何宝荣他就能和你在一起了吗?
    何宝wing——难道不是吗?
    何宝荣——如果你一辈子柔弱顺从,他总有一天照样会厌倦你。我这样若即若离地对待他捉弄他折磨他,只是为了替你留住他。……其实如果你真的想驱逐我,你不难想到办法。

    我是该一个人为了爱受苦,也是罪有应得。曾经可以对你残忍,你总会梦醒,那不值得。
    往事在夜里沉,相爱的完整,原来不在平衡。
    只为爱让你别无选择,只要还有可能,再困难也忍。

    爱终于走了,我终于醒了,面对了我爱你的真相。
    彻底伤你到绝望,一生不能补偿,你爱的过往,和我心中渴望……

    何宝荣一个人留在那间屋子里,把烟放整齐,把地抹干净……他正像一个人浩然有了归志了,却发现已经是无家可归。
    也许那个小房间,从来就小得只住得下一个人,容得了他,就容不了他。

    何宝wing——何宝荣是不是找过你?
    何宝荣——何宝荣是谁?
    何宝wing——天字一号大扑街。他是不是要你帮他捉弄一个人?
    何宝荣——我忘了。
    何宝wing——要是你真敢捉弄他,我一定会杀了你。
    何宝荣——就算我不帮他,他自己也会跑去捉弄黎耀辉。
    何宝wing——只要你不答应他,我可以用我的爱抵偿他对黎耀辉的恣意捉弄。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你可以帮我把何宝荣扣留在阿根廷,不要让他跟着我和阿辉一起回香港吗?
    何宝荣——你真的那么恨他吗?
    何宝wing——对!因为他不让我和黎耀辉在一起,他觉得黎耀辉是属于他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离开他!

    你早该走了,我早该懂了,我想着你心痛到疯狂。
    深夜燃烧着放荡,懂了自己悲伤,相爱的真相是地老天荒。

    初十日,春分,晴。春色至,荣光现。宜出行、会友,忌独览瀑布。

    如果感情是可以分胜负的话,我不知道黎耀辉是不是赢了,但我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他是终于厌倦了,还是根本就不懂得?

    留不住的痴,就要变作不在乎……
    没多久,他就走了。

    一个恃靓行凶的人,带着半分挑衅半分怅惘,消失在茫茫在夜色之中……黎耀辉被独自扔弃在不远处、喧嚣的人群里,他最后一眼见到的,是那个扑街手中,点燃的烟头,那一星弱火。

    但是他是不会回来了。
    在回香港的途中,黎耀辉去了趟台北,喧闹的辽宁街上,他错过了小张。
    在回台北的途中,小张又去了趟阿根廷,喧闹的酒吧里,他错过了去台北找他的黎耀辉。
    互相迁就的结果仍然是错过,但是错过的双方却同样感觉美好。
    是啊,互相迁就,总好过单方面的迁就。
    单方面的?看起来是这样,似乎是的。
    黎耀辉现在终于知道他可以去什么地方找到那个从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扑街了,只是那个人,他却不想再找……

    晴时多云偶阵雨。
    一口砂糖一坨屎。

    临走之前,他把一盏残破的台灯留给我,我重新修好了它……看着那粼粼水光盈盈明辉,我开始忘记很多事情,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曾答应过,要和某个名字中有“辉”的人,一起去看瀑布。

    再见日光之后,欲望融掉以后,那表情会否,同样温柔?

    你说你终于可以,不在深夜里哭着入眠,爱是故乡的语言,困着我却是一种缠绵……
    分别的雨水……
    湿透的感觉……
    模糊的照片……
    相爱的容颜……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韦德国际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样荣光,无根的探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