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韦德国际网址|韦德国际官网

当人类充当上帝的时候,关于我为什么会怕

2019-10-07 作者:韦德国际官网   |   浏览(189)

所以如果和电影情节出现了误差,请各位当做是我自己的想象添加,当做我内心的自制番外来看就好了。

   内森以自身的毁灭达到“不灭的最高存在”。
   电影以内森的毁灭预言了人类将毁灭于自身欲望的寓言。

《机械姬》讲述了一个科幻电影始终在讨论的问题,那就是“研究人工智能的后果”。
———————————下文涉及剧透,作为悬疑片,阅读请慎重————————
片子以一场对人工智能的图灵测试为开端去探讨人工智能的发展后果,假设出了一个足以媲美人类思维,甚至是超越人类思维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夏娃。
而作为这项超越人类的发明的发明人富翁内森为了给这个自己引以为豪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做最后也是最终的测试,他通过筛选的方式选中了自己公司中的一名适合测试的员工,并针对这名员工以及他的测试项目,重新调整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夏娃的外貌和服装储备。并且为了达到实验目的他还为夏娃提供了一切所需条件。甚至还配合夏娃演了一出苦肉计。
最终夏娃果然不负众望地完成了内森制定的测试目标。
人类制造出来的人工智能,完成了人类最常做同时又是最复杂的一个行为——谎言。
在简单的剧情回顾之后,接下来来说说这部电影所想要向我们阐述的事情。
电影通过对人工智能的图灵测试来给予观众一个有关科技高度发展化之后的结局,而这个结局是灰暗的。
就像霍金曾经公开表示过他很惧怕科技的发展,因为科技的发展并不是我们设想的那样是一个“1+1=2,2+1=3,3+1=4,4+1=5,5+1=6……”的平滑上升曲线。实际上科技的发展是“1+1=2,2+2=4,4+4=8,8+8=16……”的陡升曲线。而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人类在达到某个高度阶段时就无法再像之前的那样全面掌控科技的进展速度。
就好像影片最后高度智能化的夏娃杀掉了自己的发明者内森一样。高速发展的科技最终也会杀掉我们这样的“原始人类”。
内森的台词也进一步地诠释了这一点,他对自己的员工说道:“Feel bad for yourself,man. One day the AIs are gonna look back on us the same way we look at fossil skeletons in the plains of Africa.An upright ape,living in dust.with crude language and tools.all set for extinction. ”
“为自己难过吧哥们。将来有一天,人工智能会回顾我们,就像我们回顾非洲平原的化石一样。直立猿人,住在尘土里,使用粗糙的语言和工具。最后全部灭绝。”
其实设想一下,如果人类能变成像机器人那样的话,那真的就是人类的全面进化了。那个时候人类不用再需要不稳定的记忆力,取而代之的是像硬盘那样无偏差地永久储存信息。所谓的饱读诗书只需要几分钟安装一个应用即可。而且人类将不再有寿命的限制,不会因为肉体的衰老而结束生命,最多也就是将大脑换个身体罢了,更何况还有影片中的那种随时更换身体部件的方式呢。不用担心生病,不用有心理负担等等。
换个角度来说,假如机器人真得拥有了人类引以为豪的区别于它物的根本——人性的话。那现在这种形式的人类则没有丝毫的存在价值。
影片核心所讨论的也就是这样的观点。100多分钟的镜头处理及情节铺设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影片的第一次高潮,内森与自己的员工在探讨人类的行为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人性使然。再比如影片的结尾内森的员工以为自己出于善良解救了被内森囚困的夏娃,但夏娃却没有丝毫犹豫地便将员工像内森囚禁自己及自己前几个版本时那样,将他囚禁在玻璃窗后面。还有结尾的那段街头人类倒影的镜头简直是神来之笔,机器人就好像是人类的影子一样,穷极一生都在模仿着人类的行为,而人类却没有想过当“影子”模仿到极致后,将轻而易举地就取代掉人类。就像那个镜头一样,只需要短短几秒,简单几步影子就可以走到镜头前。
某种程度上,这个片子不单单是一部电影,更像是一次对科技的探讨。
就个人的观点而言,正是这种情况,才导致了这部影片的评价两极分化严重。
因为即便是有着上面的那些或经典或精彩的桥段,也无法掩盖这部电影故事逻辑性的缺失。
举个简单例子来讲,就像这篇文章的开篇所讲述的那样,对夏娃的测试全部都是内森设计的结果。而当夏娃真的完成了内森制定的目标时。面对走出牢笼的机器人夏娃,内森的选择居然不是启动应该早就设计好的应急方案,反而是映照了穿插整部影片的健身伏笔,他拆卸了一个随处可见的哑铃,手持哑铃杆就走了出去。犹如一个视死如归的勇士一般。
类似的问题其实有好多,比如独自一人设计了所有机器人的机械部件甚至是完成了机器人所有电器结构的天才发明家,竟然无法查出自己居所停电是因为自己设计的机器人小小的恶作剧。
所以依我个人来看,这部作品所探讨的核心观点很棒,但是阐述故事的情节却略显不足。可这样的结果却不能说是导演和编剧的责任,反而正是因为这样不足的情节导致的强行结局,才更突显了很棒的核心观点。
同时,不要问我为何一直没提那名男主角员工的名字。我记得他叫迦勒,这位可怜的主角从影片开端到影片结尾所有的行为都是被其他人操纵的结果。所以,名字已经无所谓了。
对了,影片中迦勒突然拿起刮胡刀的刀片来测试自己是不是也是内森制造的机器人那段,确实让我觉得眼前一亮。
演员们的演出也很精湛,艾丽西卡的肢体语言异常精彩,小而繁杂的动作细节处理让这个近似于人的夏娃更加生动而精彩,让人为其演技而折服。
总的来说,这部悬疑科幻人性片,我觉得还是值得一看的。轻度推荐~!

这里面其实俩男主角,一个老板一个员工,都是有点无聊的那种存在。老板一出场我就觉得他心理有疾病。这人不正常。但可能是被他身上的光环晃晕了吧,男员工是有点察觉的,但可能他觉得天才这样都正常所以还是信赖自己的老板,被勾引着签了那个协议。

一、剧情
   世界上最牛的老板造了世界上最牛的机器人,挑了自己比较牛的员工来测试,结果,想要自由的机器人杀死了老板,囚禁了测试员,乘上直升机来到向往的人间,开始在繁华的十字路口观察人类。

能想象么,给你关在一小黑屋里面,一起跟你关着的还有一个神经病老板,一个语言不通的神经病老板的面瘫小蜜,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突然出现一个会笑会说话两只眼睛会说话的女的,哪怕她是个机器人,你也只会想跟这个机器人聊天吧。

   二、分析
   让我们从结局往前看:
   1、测试员对机器人动情,实在不太合理(当然也是欲望),就算它太像人类,揭开皮肤,下面却不会流出鲜血,细思恐极的异类啊,跟鬼差不多。
   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的恐怖谷理论说,(机器人)仿真度越低,人越不怕,因为知道那是假的,仿真度高到一定程度,人们不能确定真假,把真人当假人,把假人当真人,都会吓到人。可测试员加利居然要帮机器人逃跑!
   我宁愿相信,老板挑他,正是看准他“大龄未婚”渴望温情的弱点,用以反证自己的智能产品“玩转人类”、“完胜人类”,从而间接证明自己“上帝造人”的成功。
   2、老板内森造了机器人,对它欺骗、逃跑的计划了如指掌,却在最后打开通道,以身阻挡,以身试刀——怎么可能如此失败?机器人为什么要自由?他为什么要冲进去?遥控毁灭的装置总该有吧?偌大个老板,偌大个实验室,一张卡居然是全部的安保,不可思议啊!而派来接测试员的飞行员,难道不知道他该接走什么人吗?……
   面对诸多经不起推敲的疑点,我宁愿相信,这是内森的精心策划——他死了,不要以为“上帝”死了,其实,战胜人类的机器人,恰是内森意志的体现,机器人存在,内森就存在,他依然是“上帝”(和机器人同在),小小肉身算什么?有谁见过上帝的肉身?

女夏娃出场的时候,我跟员工一样震惊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逍遥小小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签保密协议。越来越觉得事件很引人入胜了。
真的很引人入胜了,签了才能见到老板正在测试的秘密武器,不签就直接回家了,估计在老板的心里也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看在老板这么和蔼,应该不会害人,而我又这么好奇的面子上,签了。

    

这个灰溜溜的房子里,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尤物。
美艳纯洁。

   如果把电影当作一个寓言,则一切的“宁愿相信”都相当可信了。

这是细思极恐的一件事。

   三、想当上帝的人类,有神力控制自己的欲望吗?
   人类赋予智能机器人以生命意志,委婉说是挑战极限,直白说是操控、主宰的欲望体现,是挑战上帝的某种自负。
   在洗碗机、洗衣机、计算机、X光机等等取代并延长人手的精密仪器之外,还有千奇百怪的宠物、充气娃娃,以及电影《她》所呈现的另一种人工智能——类似于网恋的虚拟存在,可以说,人类想要的服务,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如果出现一个物种,能力、智慧在人类之上,人类是要灭亡?还是要俯首称臣?这显然不是人类所乐见的,更不可能自己造出这样的物种来。人类对这一点的认识相当清醒并严加防范,绝不容许有半点疏忽。
   然而,狂人总是存在的。《机械姬》里,内森造的不会说话却会跳舞和性爱的机器人,人可以做得比它好;高智商的机器人爱娃,人可以比它更美貌也更忠诚,人类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可是内森不要人,他享受造人的乐趣——充当上帝的乐趣。身为测试员的加利,恰恰成为被人工智能或者说内森测试的对象——内森的夏娃引诱了内森的亚当。
   上帝造了人,人依然为祂所控,当发现人类罪恶的时候,祂用一场洪水来毁灭、重造、制衡;内森发现机器人的企图时——谁又能说这不是他赋予的企图呢?——却什么都没做,他放任罪恶,放任机器人冷漠打败人类(包括温情相待的加利、包括他这个人类的“精英”),其实,他就是在放任自己成为“上帝”的欲望。

这个电影我一直预备看过第二再写影评。
大约是一个月前看的第一遍,第二遍至今还没有看过。
今天却觉得,如果不现在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记录下来,搞不好明后天工作一忙起来就又忘掉了。因为是一个月前看的,所以很多情节完全是凭当时的观影感受增添了后期自己大脑为了感受然后储存而进行的的各种加工之后留下来的主观记忆,可能完全跟电影有偏差,但我觉得这样的偏差更能体现人与机器人的不同,所以会更有趣,因此决定第二次观影前来写这一篇。

显然,男员工看了那段男老板本来就要给他看的各种前夏娃想要逃走的录像之后,就已经在心里判定男老板不是自己的同类,可以杀;可怜的机器人们才是自己的同类,必须要救了。

起码我跟男员工一样,对一个只能生活在这个无聊的房子里的机器人,只想要到外面看一看的机器人产生了恻隐之心。

于是从他们第二次断电,女夏娃像男员工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我的恐惧被无限放大了。

我开始觉得男老板肯定是故意的,把这个房子盖的这么无聊。因为这房子里的一切都如此无聊,所以女夏娃的出现,简直是无聊到崩溃的路上出现的一株救命仙草。

这个男老板柜子里放着的那些机器人,应该都是自己深爱过的机器人吧。
他或许做这个测试只是想证明,他爱上机器人不是疯了,你看,最平凡的其他的普通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上机器人。
而且还是个,没有贴皮肤的机器人。

我听过一些人和我见过那么几个人是拒绝使用智能手机的。当然这可能是另外一件事。
我觉得现在很多时候不是人需要使用手机,而是被手机奴役了。只要手机一震就要马上点开屏幕查看一下有什么,就像小心翼翼地伺候什么主子。
吃饭也不忘了看,睡觉前也不忘了看,简直是二十四孝的手机奴隶。

不算那段录像和衣柜子里那些和那个飞机驾驶员,这电影里统共就四个人。

忽然觉得他每天进行的体能训练,或者这个房子每个房间都加密的保安系统,都是他内心的写照,是他想要保护自己又无力自拔的困境。

但其实女夏娃出现的瞬间,我又内心有些小害怕了
当时我还不清楚害怕的是什么,现在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害怕的是人类已经弱化的本能。
这种被弱化的本能其实在其他生物里面是很重要的生存本能,但人类已经凭借高于一切的灵长类智慧给完完全全的弱化掉了。

……………………………………………………………………………………………………

后面的情节,大家看的时候其实就猜得到了我也就不赘述了。

然后女夏娃找到了漂亮的裙子,打扮一新。

最终,他跟自己预料的一样,终于死在了自己所造之物的手里。

就跟这个男员工一样,看到一张可爱的脸,问着可爱的问题,摆出无辜的表情就陶陶然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

老板,员工,服务员,那女夏娃。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电影从一开始的那座房子,就已经引起了我内心的小不安。
这种小不安,在看电影的时候其实是没有时间细细琢磨的,因为还要被下面的情节所吸引。现在想来,在一个风景那样优美,离群索居的环境下,居然出现了一个需要刷密码卡才能进入的房子,本来就是极为矛盾的一种存在。可能就是这种自然与人的隔绝,不自然的割裂,让我感觉到不安。

人类的另外一个灵长类高智慧的特征,就是,明知会死也要作。

然后是房子主人与程序员的对话。我当然能想象一个普通员工见到自己老总并被单独邀请住到他家的那种心情,说是测试,但公司里那么多员工只选中自己,老总还那么和蔼可亲,又是业界精英自己的偶像,心情肯定是复杂的。

程序员心里也在想,为什么选我。我是多么幸运。我凭什么会选中。我不会辜负老板的期待吧。

男员工看着她机器构造的胴体,竟然觉得有一种害羞地心情。原来这么长时间,她都是裸#体在同我交谈。

当然,手机毕竟只是工具,目前还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那这个女夏娃呢?

譬如两只蚂蚁,一只真的一只假的,不管假的做得有多么惟妙惟肖,真的还是会辨认出来,知道假的不是自己的同类。
譬如狗或者猫,不管那个机器的做得多真毛多么美艳,他们总能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就知道不是同类。
但人不是。

从第一次拉起警报,短暂停电,男主被锁在房间里,红灯闪烁不停开始。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不详的暗示。

我只是想表达让我觉得这个电影很恐怖的点,不是机器人具备了什么样的能力,将来有一天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而是,人类评判同类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所以我是很佩服外国人拍电影的,我觉得他们不需要很多夸张的面部特写就可以交代完成一些很复杂的思维过程,算是一个特点。其实在美国呆久了就觉得美国人的生活其实有点无聊,因为他们的家庭生活是很传统的(那些结了婚的),朝九晚五回家带小孩,周末出去郊游,假期出去旅游。很少听说谁家闹小三小四的。他们热爱家庭,但是总觉得活得没有中国人那么生动,就跟他们的料理一样。(喜欢西餐的朋友请别喷我,他们平时家里弄得饭菜比起我大东北的家常菜差的真心太远了,更别提粤式早茶那些花样点心了,当然我也没口福吃很高级的西餐,所以见谅我有这样的观点。)

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

人类判断同类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而且是每个人都正在经历的一件事。

男员工有过评判同类的矛盾的时候么?当然有。
什么时候呢?怎么进行的内心挣扎呢?

每个房间都要门卡密码才能进入的吧,呀,我这个房间长成这样。有点无聊,希望工作快点开始。

男老板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告诉男员工,你知道么,我这个女夏娃可是具备女性功能的呦。她是有XX的呦。

那一柜子里的,会不会都是他曾经爱过,又都背叛过他的,甚至伤害过他的机器人呢。不然为什么都是被修好了呢?我记得明明有一些是已经为了逃亡而挠墙挠断了手脚的。

人类开始把这个只有面孔和四肢同自己一样的机器人当成同类了。

男员工心里估计是哇塞。

最近机器人赢了围棋手,很多人开始觉得人工智能很恐怖。
但其实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人工智能很恐怖才恐怖,我觉得恐怖的是人类评判同类的标准是什么才是恐怖的根源。
这不是指那些法律规章制度上写的,当然也没有哪个国家特意在宪法里制定谁算人类谁不算(我估计未来肯定会有的),说人人生而平等,但这个人人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当她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跟你说话的时候?当她毫无遗策地算出你的心思的时候?

题外话,关于男老板的心路历程。

而与此同时,男员工渐渐的在心里厌恶起了自己真正的同类,男老板。
可能是男老板为了测试,故意表现得招人烦,或许是他的心理疾病导致他招人烦而非故意而为,总之男员工竟然相对于一个人类,开始更信任机器人了。

原来这不是关于一个机器人的图灵测试,而是关于人性的测试。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韦德国际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人类充当上帝的时候,关于我为什么会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