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韦德国际网址|韦德国际官网

中的十大历史隐喻,还得飞一会儿之过度解读版

2019-09-22 作者:韦德国际官网   |   浏览(148)

在笔者的印象中,作为演员的姜文一向很man,而作为导演的他也一贯很man,正如其新作《让子弹飞》,不出所料,又是一部让女人走开的电影——女演员能被人记住的大概只有那两只跃然而出的小白兔)。

还有两天就要期末考试了,早就下好的《让子弹飞》本是想着回家再看的,结果在巨大的诱惑下,他还是没能在这几天逃出我的虎口。。。

其实我对此片的真实观感在这里http://movie.douban.com/review/4560576/,
此篇纯属为了向某人讲解何为“过度解读”以证明某只看此片时真的真的没有因为有美在旁就放空(其实纯属吃撑了闲在家里没事干……老娘后悔请这么久的假了)。

  虽然电影的场景设定在北洋时期的西南地区,但从风格上来说,《让子弹飞》是一部典型的中国西部片。总体评价,《让子弹飞》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演员一线,段子一流,台词风趣,有流行的潜力;另外就是,电影节奏明快,现代感强,精神气足,鸡血味浓。

  影片很幽默,而且是那种黑色幽默,虽说是在宿舍看完的,但并不比在电影院来的效果差。。。

先说姜文叔是个思维很放射的人——从《太阳照常升起》来看,这位叔不是走线性逻辑,一一对应路线的,而是喜欢一揽子的象征起一大把的东西。作为一考据党,细节癖,理科生,咱和姜文叔不是一个思维体系上的人。

  当然,在革命史观中,“打鸡血”并不是个坏词,譬如去年的《十月围城》和这次的《让子弹飞》,实则是同一类型,前者说的是为什么要革命,后者说的则是如何革命,归根结底,反抗暴政非革命不行,而革命又非暴力不行。

  其实,像我这种对中国历史及政治很白目的人来说,看姜文的片子有一点浪费,看完后只是觉得很好看,但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再将我原来一直坚持不看的影评翻出来,看着他们写的疑点,额,我的天啊,根本就没有想到啊,只怪我太没联想力。。。

所以本篇有YY,阅读需谨慎。

  历史写多了,电影中的一些历史场景也就似曾相识,如“割肚验米粉”一节,如没有猜错,应来自中法战争中的一个传闻,冯子材部的某士兵吃了一碗米粉被店主污蔑为两碗并辱及冯军,该士兵为证明清白,割肚而亡,店主后被正法。当然,这等细节无关宏旨,倒是影片中的十大历史隐喻颇值得玩赏,姑与诸位分享之(且不论是妄想还是胡猜)。

 土匪刮富豪,其实没觉得不正常,但被网友一说,就充满了政治火药味儿。。。

片名叫“让子弹飞——<s>一会儿</s>”,这也是片中老大在影片开始和结尾处说的台词。
原著《盗官记》讲的是发生在民国颇具有红色主旋律意味的故事,不过子弹既然要飞“一会儿”,片中又有“收税收到九十年后”的台词,不妨理解为本片所发生的故事并非真的局限于故事中表白的1920年或者是中国南部,而是在这一个时间点上浓缩汇聚了全中国近代历史上一个很长……的阶段中发生的故事——主要是关于革命和诛心。
一个关于时间的佐证是片中一再出现的铁血十八星旗——影片一开始还特地给了一个镜头说明这旗的来处,其实介不介绍这队护卫官军与后文的故事发展无关,过度解读之首诀就是“注意无关要的东西”。十八星旗是袁世凯时期立案通过的国旗,在1920年实际上已经被五色旗所代替,特地强调这种穿越物无外乎说明“看片时务必跳出设定”
关于地理的佐证是老大在跟老哥说“留学”时说“你生(身)在北洋,就不必留了”——其时他们人在南国,而且最后一班人去浦东时说“浦东即上海”——浦东只是上海的一部分(其实再YY点说,在1920年时浦东都不是上海的一部分,而直隶于江苏省,亦可铺证上面的“穿越”说)。因此也可以说鹅城即中国(再过份一点,可以说“鹅”乃“我”+“鸟”,“鸟”者鸡也,中国版图不是一直说像公鸡么)

  1、火车为什么要马来拉——电影一开始,马县长带着老婆、师爷去上任,坐的火车很有个性,因为它是用马来拉的,而电影的结尾还是马拉着火车跑了,前后呼应,应不是随意安排。鉴于电影中浓厚的革命情节,加上电影的大背景是辛亥革命后的中国,“马拉着火车”隐喻的实质上是“辛亥革命换汤不换药”,表面上打着“民主共和”的幌子,骨子里却仍旧是从前的专制,甚至更加的不伦不类甚至等而下之。类似的隐喻还有没有出现的九个县长——就算是来九十个县长,也改变不了社会的基础和根深蒂固的传统,因为底层的基础不是“拔苗助长式”的革命所能改变的。

  再者,姜文几次在电影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说实话,我是真没看懂,到影片结束我还是不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算了,像我就单纯的看看电影吧,管他什么深层含义呢,开心就好,不去管什么,隐喻之类的,猜来猜去会累的,干嘛要让自己活的那么累呢,没必要吧。

另一无关要的东西乃是马拉火车和《送别》。这跟“飞一会儿”一样,是在影片开头和结尾处呼应的一组符号。
当然原作里并没有写马拉火车,时代上来说也对不上,无疑又是本片编剧的发想。而《送别》同马拉火车一样,也是一个半中半西的存在——美国旋律配古典歌词。实际上《送别》这首歌是很不适合在新官上任时唱的——这词写的传说是李叔同看破红尘将去出家的感悟。
那么为什么非要马拉火车配送别呢?马拉火车可以看成是中国经历的一个半中不西半现代不现代半殖民半封建的阶段,而《送别》无疑是说要告别这个阶段,也即革命的到来(娘的,我自己说这话都嘴软)
而这个阶段持续了多久呢——从影片开始马县长带着老婆吃着火锅唱着歌上康城开始,到老四老五老七带着花姐唱着歌去浦东结束,套用一句话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结合上面所说浦东乃1958之后才归属上海,各位可自行推算。当然想像力再奔放点,这火车上坐的三男一女的四人团伙也可以对应……)。

  2、十八星旗——之所以说电影有辛亥之印象,主要证据是反复出现的十八星旗。各位,十八星旗是什么?那可是武昌起义后打出来的第一面旗帜,细说起来,这十八星旗还是有些故事的。清末同盟会成立后,原华兴会的黄兴主张十八星旗,而孙文主张青天白日旗,两大巨头争得面红耳赤,后以黄兴的让步而告终(黄兴认为青天白日旗与日本海军旗太接近)。事后,同属华兴会的宋教仁在日记中对孙有“洪秀全之讥”,并一度远离同盟会。但认真的说,十八星旗也是有问题的,因为它的含义是本土“十八行省”,满洲、新疆、西藏、蒙古都排除在外,其正中日本人之计谋——直白的说,这就是日本乐见的打着“驱逐鞑虏”旗号下的分裂主义嘛。武昌起义后,南方独立各省飘扬的旗帜也大不相同:湖北、湖南、江西打的是十八星旗;广东、广西、云南和福建飘的是青天白日旗;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用的是光复会的五色旗;陈炯明在惠州举义时,手里拿的是古老的“井”字旗;那些反正的省份,只管挂出一面白布算是顺风旗——顶多在旗上写上“大汉”或者“兴汉”几个大字。皇帝下岗后,十八星旗也很快改为提倡“五族共和”的五色旗。五色旗是北洋时期(1912-1928,北伐之前)的中国国旗,电影中不用五色旗而大打十八星旗,颂扬的岂不是辛亥革命。

  下面是粘贴过来的电影隐喻,有兴趣的影迷可以围观一下。哈哈

然后再厉害一点儿,咱拿出红学家的劲头来说,黛玉晴雯子,怎么就不叫”黛玉宝钗子“或者”黛玉袭人子“?因为晴雯子黛玉的影子,乃”黛副“,这一句看似闲笔,岂不是正指出片中的人事其实皆有对应?
比如一直幽魂不散的蔡锷和小凤仙。
张牧之自称曾经跟随松坡将军,当然从片中交待的时间线来寻觅是对不上的(黄四郎自称20年前见过张牧之,其时张已在明而黄尚在暗),而黄四郎又一直将花姐比作小凤仙。如果用第一段的穿越说来附会,黄者”皇“也,黄四郎和张牧之的对抗象征的正是”护国战争“,黄四郎乃袁世凯张牧之则正是蔡锷本人,这也可以解释十八星旗的一再出现。

  3、收税收到了2010年——辛亥革命后,皇帝被赶跑了,王纲解钮,在新的权威没能树立起来之前,豪绅就变成了土霸王,正如任所欲为的黄四郎与各任县长收了后一百年的税。一个皇帝倒下去之后,成千上万的土霸王站了起来,正如县衙门口长满了藤蔓的鸣冤鼓,老百姓连喊冤的可能性都没了,就算税交到3000年,也是无可奈何。民国以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这也是真实的历史场景,特别是在一些偏僻的地区,电影的历史大景没错。

 问题1:故事发生在什么时间? 1920.
  葛优演的马县长,在刚进鹅城不久就说:“不好,我们来晚了,前任县长已经把税预征到90年后了,都到2010年了”。 原著中故事发生在193X年,是姜文特意改到1920年的。
  问题2:黄四郎只是个地主恶霸么? 没那么简单
  黄四郎交给假麻子(胡军)地雷时,说了很多:“北中国我不知道,但这种限量版地雷,整个南国只有两个”;“第一个在辛亥革命时炸了第一响”;“惊天,动地,还泣鬼神”;“1910,made in U.S”
  辛亥革命发生于1911年,这1910年才生产。 黄四郎不但知道辛亥革命的地雷是什么型号,还拥有唯一一颗双胞胎地雷。 请问,黄四郎在辛亥革命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黄四郎参与了在武昌起义的核心策划,是辛亥革命的老资格革命党!不信?下面还有佐证
  
  问题3:张麻子只是个土匪么? 当然不是
  电影里很明白的说了, 张牧之,早年追随松坡将军(蔡锷),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是讲武堂出来的(考虑到蔡锷,应为1909年成立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蔡锷在日本死后(1916),张牧之回国,落草。
  蔡锷何人?梁启超高徒,民国开国元勋,护国军神。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后20日,蔡锷就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响应革命。1915年又发动护国讨袁并取得胜利。张牧之早年即追随他,也算是 辛亥革命党对老资格。
  张牧之和黄四郎还曾是革命战友? 影片给出了明显的线索
  问题4:1900的一面之缘?
  张牧之与马邦德赴黄四郎的鸿门宴时, 黄四郎说。“20年前,我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从影片可以看出,黄四郎一开始就知道假县长就是张牧之就是张麻子。这句一面之缘,是他刻意点开的敲山震虎。影片确凿的发生在1920年。 20年前就是1900年。
  黄四郎和张牧之在这一年见过面? 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继续从张17岁当上蔡锷手枪队长入手。
  问题是,张牧之现在多少岁,又是那一年遇上蔡锷的呢?
  蔡锷1882年12月出生,1899年在时务学堂的老师唐才常德资助下赴日本留学,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回国后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地练兵。
  如果张是1904年后见到的蔡锷,那么1900年时张牧之不超过13岁。 这样的孩子不应引起黄四郎的注意。且1920年时33岁,似乎又嫩了一些。蔡锷活到此时也不过三十七岁。 1899年之前的蔡锷不过是个16岁不到的学生,虽然已经声名不弱,但也不至于配个手枪队长吧。 张蔡相逢,应为1899-1904年蔡锷留学时发生。17岁的张牧之,又为何会给一个留学生作手枪队长呢?
  查了一下,1900年时,唐才常策划在武汉发动“自立军起义”。 蔡锷闻讯即回国响应老师。但唐看他年纪小,就派他去湖南送信。 后来唐才常被张之洞拍平, 蔡锷身在湖南躲过此劫,又回了日本(其实这时候他才改名叫蔡锷,才去学军事)。我以为,张牧之当上蔡锷手枪队长,正是这一年。 估计是唐才常不放心蔡锷一个人走,派了张牧之这个同龄毛头小伙子,给他当的保镖--”手枪队长”(估计是光头小队长)。 这样算,1920年影片发生时张牧之37岁,也很符合人物形象。
  黄四郎会在1900年认识张牧之,两种可能。1是黄也参与了自立军起义,在武汉或者湖南见过蔡锷与张牧之。 2是蔡锷把这个手枪小战士一起带到了日本,然后在日本和黄有过一面之缘。
  我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黄四郎和张牧之,显然都在日本混过不短地时间。
  问题5:张牧之黄四郎都混过日本? 应该是,他们都对介错很熟
  先来介绍一下介错:
  日本人不爱上吊爱切腹,他们觉得切死自己挺光荣的。 但切腹挺难操作,一刀捅进去,一时死不了还特别疼。身体倒得七扭八歪,挣扎起来满地的血,死相难看,特别不体面。故很多时候切腹者会让一个信赖的朋友当「介错」。介错人手持长刀站在其身后,在自杀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间砍下他的脑袋。
  切腹大家都熟,但介错就相对冷僻。 更别说在没网络和电视的1920年, 如果不是对日本文化相当熟悉的人,根本说不出这俩字吧。
  黄四郎在鸿门宴上说“要是这三个人供出我来,我就切腹,请兄台当我的介错”。 张牧之说“你搞错了,介错人用的是长刀”。两个人应该都在日本待过相当长的时间。 尤其是黄四郎,好端端的中国人没事谁能扯到切腹去。张牧之要在日本混,只能是1900-1904年。因为1904年蔡锷回国后就没怎么去日本(其实我也不熟,蒙的),作为蔡锷的手枪队长,张牧之也不能去日本。等1916年8月,蔡锷病重去日本治病,当时张牧之一定跟着去了日本,但估计这段时间他可没兴趣研究什么切腹。何况11月初蔡锷就病逝了。
  
  回答了这5个问题后, 我们重新看黄四郎这个人。 他留过西洋,也留过东洋。说话爱拽文,冒成语,国学功底算不错。你若把他看作一个土财主,这些设定显然有很蹩脚; 但若把他看作早期便追随孙中山的革命党, 那些设定就很恰当。
  黄四郎,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土财主。 他是一个腐化的前革命者,现当权派。 在鹅城,他是“官府”的代言人。
  我总结一下暗线:
  1900年,张牧之追随蔡锷到日本,并与黄四郎有一面之缘。
  1900-1911年,张牧之和黄四郎在同一个革命阵营,但无交集。
  1911年10月10日, 辛亥武昌起义,黄四郎为核心成员。 10月30日,蔡锷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张牧之也算核心成员。
  1911年-1920年.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黄四郎,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利敛财。他投靠了实力军阀张敬尧(还是张宗昌? 其实我没听清楚。 总不能是张孝准吧)这座靠山后,愈发肆无忌惮,横征暴敛,更以故乡鹅城为根本苦心经营,控制了民国小半的烟土交易,大发其财。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张牧之,不求权钱,继续追随蔡锷。 1916年蔡锷死于日本,此后张牧之对时局失望,干脆落草为寇。
  1920年, 张牧之马邦德来到鹅城,电影开始。张黄斗法,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鹅城起义,胜利后张牧之分文不得,心爱的女人和他的兄弟们一起走了。这场“革命”,正如当年的辛亥革命, 他什么也没得到,甚至失去了很多。 他坐的chair, 也被别的man抗走了。
  这就是姜文在此电影里内藏的政治隐喻。 谁会投入革命?蔡锷这样的英雄会,袁世凯这样的枭雄会,但最后得权的一定是袁世凯;张牧之这样的爷们会,黄四郎这样的投机者会,但最后得利的一定是黄四郎。 当张牧之再次掀起鹅城革命,他不为财也不为权,不为女人也不为大众。他对黄四郎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隐喻还不够过瘾, 鸿门宴上还有句台词。“彼时彼刻?” “恰如此时此刻”(谢绝联想,请勿跨省)。
  
  问题6:姜文要干什么? “让子弹飞一会”
  
  解决了前5个问题,我们就明白姜文如何同时取悦小装,大神和官府三个群体了。 那就是打时间差。这是一部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被解读出的电影,子弹中的火药藏在喜剧和商业的外壳之下,躲过了官府的剪刀手。 他若明白无误的指出黄四郎是由XX手段走上统治阶级的恶棍,配合最后的“鹅城运动”,那这片死的绝对比宁浩的《无人区》还惨烈。等子弹飞完,官府醒过神儿来,影片都下映了。

当然张麻子脸上没有麻子,黄四郎脸上也没有四。袁世凯不止是袁大头,也代表着”专政“和”帝权“,蔡锷将军一生倥偬追求的也是”平等,平等,平等“(民族,民权,民生),这亦是中国所有近代革命的追求(至少革命当下是这么说的)
花姐说这鹅城乃是”流水的县官,铁打的老爷“。马邦德(邦德,”帮得“也)说”杀人诛心“——后来黄四郎自己解读是”杀人。而且还要诛心“,也即是光除去这个人不够,而是要剪除其人所代表的力量所代表的阶级所代表的精神。所以张牧之临时起意报仇心切枪击黄四郎行不通,因为没了黄四郎还有李四郎杨四郎,必须要由民众裸奔进那个”守备森严,无人能入“的碉楼,才算是诛心——剪除了对权威对专政的恐惧,从此才不用再跪。
从砍下替身的脑袋那一刻起,黄四郎本人是否真死,至少对鹅城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百姓不再怕他,他就算是”没有“了。那一刀砍下民众的恐惧的后,所谓”固若金汤“的碉楼,在众人的愤怒的冲击下,也不过就是不堪一击的铁门两道而已。

  4、站着赚钱,赚富人的钱——排除极少数的理想主义者,革命和买个县长一样,无非也是为了“赚钱”,不脱“名利”二字。至于说什么“站着赚钱、跪着赚钱”,说白了就是暴力唯上,背后有枪杆子支撑,自然能站着赚钱,绕来绕去,无非是暴力革命论的老一套。不过,《让子弹飞》里说的是民国初年,老百姓大概还混得下去,除了黄四郎,富绅还有两家,因而革命的环境不算好,哪怕张牧之和他的弟兄们喊破喉咙让他们去革命,这些人也是不去的。等到三四十年代后,在“革命”的内战和外敌入侵的不断冲击下,穷人被刮得差不多了,要想赚钱就只能打富人的主意,这时的革命土壤也就形成了。

 姜文的电影爱悄悄的牵扯些政治,但要把子弹对着官府打,未免自讨死路。他准备打向谁? 这就是本文最后要讨论的问题,也是姜文更大的野心所在。 看官们可以把他野心想的特别不怕死,但我可不敢胡写。我觉得他把枪口对准时下电影界,对准某位电影界的官府代言人。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姜文那句“我姜文站着,也能把钱挣了”。这点野心,观众都看的出来,也不难理解这句有点揶揄闷头挣钱的冯小刚。冯导岂是在于这点揶揄的人?还主动客串了汤师爷,和葛优联袂出演赚钱众。(冯导不但拍片赚钱发挥稳定,客串也是稳定的头五分钟就死。)汤师爷落水而死, 葛优演的马邦德为求活命,一直在冒充汤师爷。 可以说,在电影里,葛优代表了冯小刚。马邦德说的,就是汤师爷说的。也是冯小刚说的。 ,先忽悠“黄四爷”先出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才行。
  
  
  
  关键问题来了,汤师爷想赚钱得跪官府代言人黄四爷,冯导演想赚钱得跪那位爷?
  
  
  
  时下电影圈里, 有没有一个“爷”,是公认的官府代言人呢。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恶劣,已成中国电影的毒瘤,就够好了。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发家,先投身于“导”,一步步的向官府靠拢,终究成“爷”,就再好不过了。
  
  有没有这样的一位爷,让姜文这种爷们电影人觉得。“X爷,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线索还在电影里
  
  理解子弹的政治隐喻,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故事发生时间的改动。
  
  理解子弹的现实所指,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角色姓名的改动。
  在原著里,黄财主的原名叫黄天榜,”黄天棒”. 在电影里,叫作黄四郎,“黄四爷”。
  
  
  
  韩三爷,您得多么的无畏,才敢于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这片儿的出品人上? 您给这电影投了多少钱来着, 别是一千八百万
  
  (原著师爷姓陈,没县长这人。 电影里分别安上汤,马二名。将将是个“冯”字,有点附会,放括号里图个好玩吧)
  
  
  
  
  
  
  
  在电影后半, 张麻子对着黄四爷派出来的马车,虚射一枪,“让子弹飞一会”。 片刻,枪声四起。
  
  《让子弹飞》上映一会后,终会成燎原之势。其它手里有枪的导演,编剧,演员,杂志,评论家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把肚子里藏了多年的子弹打出去。
  
  姜文必将瓦解一个“三爷的王朝”,“剪刀手的王朝”。让黑马们倒下,白马们得以挣脱沉重的束缚。但”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来临。他会从容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让别人搬走。自己骑上白马,悠然的离开我们的视线,化为一个传说。                  

最后闲话一下最可怜的小六子。姜大叔很喜欢搞死年轻人,而且还总是搞小眼睛的,而且还都是小眼睛的星二代。
《太阳照常升起》里搞死了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因为丫居然发问居然寻思居然找到了天鹅绒居然还置疑老爹讲的话。这部里搞死了张国立的儿子张默,因为丫太冲动,终于没熬到”留洋,找到离我们很远很远的莫扎特,把什么都弄明白“的时候,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小六的尸体如果给验尸官检查,肯定说是”剖腹自杀“,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被害死的。(如果想像力更丰富一点的话,也可以发现,第一个给老六上坟的是老四,然后是老五,六啊四啊五啊神马的)

  5、“枪在手,跟我走”——这是电影中鸡血味最浓的一句,它要说什么?持枪自由。有枪就能“杀四郎,抢碉楼”,就能反抗暴政,这听起来很美,可惜只是革命party人的浪漫主义,正如其反复号召而无人跟随的滑稽。持枪自由并不会带来美好社会,反而促成无go-vern-ment状态,正如那个“九种方法弄死他”, 革命后暴民们的残忍与盲动,才是真正可怕的,而这在上个世纪的无数次革命中,反复得到了证明(与其如此,还不如做个帝制下的顺民得了)。

其他神马三岁跟娘一样高,五岁跟爹一样高,八岁比爹娘都高的”多快好省“娃儿,他爹被辛亥革命的双重地雷花给炸成两截做了张牧之的替死鬼之类,发挥想像力都可做出相应解读……请小淳童鞋认真学习,这就留给你当练习了。

  6、“人民”不如呆头鹅——张牧之以为民众拿了枪就会跟着他革命,但跟来的却只有一群鹅——鹅城的人还不如一群呆头鹅。正如影片中把钱交还的片段,“人民”一向是“谁强大就服从谁”,信任这样的“人民”,后果很严重。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中国从来就没有什么“人民”,有也只是被代表的“人民”,因为他们从来都是逆来顺受、默不作声,不管你是分银子还是分女人或是分土地,他们都是默默的接受——到了一定时候也是要默默交还的。

PS:话说我喜欢的是影片开始葛优他们吃的那个大火锅

  7、“替死鬼”的价值——不无遗憾的说,中国人的革命总是错失目标,正如作为替身的黄四郎死了,而真正的黄四郎却反被当成了替身。历史的很多时候,真相并不重要(甚至对革命是有害的),重要是如何欺骗并利用那些愚民,好比“闯王来了不纳粮”(不纳粮他们吃什么?),好比“驱逐鞑虏”(满人皇帝一下台,该调调就立刻喊停),辛亥革命如此,后面也是如此。中国的革命一向是形式主义的革命,一向是放过真凶,而参与革命的大都不知道革命的意义何在。由此,黄四郎的真假肉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符号的“黄四郎”死了——所以鹅民们都冲进碉楼抢东西了。

  8、鹅城——看过电影《毒太阳》和《载满鹅的火车》那本书的人或许会意识到,“鹅城”在这里不仅是要讥讽鹅城中的那些愚民,事实上,它隐喻的是苏俄式道路,也就是“俄城”。所谓“苏俄式道路”,无非是经济政治文化思想的高度统一(作为同义词就是专制),正如《毒太阳》中反复出现的那句台词,“火车上载满了鹅”,正是这样的道路和国度,才使得城里的人变成了呆头鹅——而作为对应的“康城”,想必是实行另一种体制的城市或国度。

  9、去浦东——这是电影中的最后一句台词,也是很多观众为之困惑不解的。其实这个问题不复杂。张牧之的弟兄们为什么不想再重新回山里了?仅仅是因为“不太轻松”吗?No,是他们不想革命了,影片结尾的转换稍显突兀,但也符合情理——人不能总是活在革命当中——去浦东,实质上是一种“告别革命论”。这个,可以顶。

  10、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影片中的题眼。为什么要让子弹多飞一会儿?因为社会的进步是点点滴滴的,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的革命,任何社会的进步,都需要坚实的基础,要有十二分的耐性。革命只是一种**,改良却是一种生活,鸡血之后,尚有清醒与理智,这也是这次电影中最大的进步之处。“让子弹飞”,这个,可以等,可以去努力。

  最后补充两个历史常识。黄四郎的那个团练教头武举人,如果不是有意的台词的话,那一定是个冒牌货,因为他居然说自己是光绪三十一年的武举人,要知道,光绪三十一年也是1905年,那一年废除科举固然不假,但武举是早在1901年也就是光绪二十七年就废除了,又哪里来的光绪三十一年的武举人呢?

  电影需要烘托,革命的**需要打鸡血,电影拿蔡锷来说事,主角张牧之自称跟随过蔡锷并是手枪队队长,其实蔡锷举起护国军大旗的时候,其兵力和装备都是十分寒碜的,这还全是靠学弟唐继尧(当时的云南督军,原蔡锷的部下)一手扶持的。什么张牧之、什么手枪队,没听说,大概也是没有的事(辛亥革命云南举义就更没有了,蔡锷在其中甚至难称主动,当然,电影归电影,历史归历史)。据史实,蔡锷的护国军共三个梯团、六个支队(朱德当时任第六支队长,即原来滇军步兵第十团团长),兵力尚不足一万,出征的时候只有两个月的粮饷,而且基本是步兵,只有一个骑兵连和少量的重武器、轻重机枪,弹药也不足。好在护国战争并没有打什么仗,双方甫一交战,便陷入相持阶段,倒是各种通电满天飞,你声讨、我调停,闹得不亦乐乎。实事求是的说,所谓的“护国战争”,整个就是一个“泡沫战争”或者叫“口舌之战”。更直白的说,袁世凯的死不是护国战争的结果而是护国战争胜利的最大贡献者,正因为袁世凯死了,所以护国战争胜利了(但不能说护国战争逼死了袁世凯,因为袁世凯本来就要死了)。至于张牧之是不是暗指朱德,这个尚不好说,但他那些活下来的兄弟们都去浦东站着赚钱去了,这个倒是事实。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韦德国际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十大历史隐喻,还得飞一会儿之过度解读版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